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,司法局就任命特别检察官,拜登反击得很及时

2022-11-24 13:39:27

特朗普刚刚宣布参加2024总统大选,美国司法部就出手了。

据路透社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外媒报道: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·加兰任命杰克·史密斯为特别检察官,负责监督司法部与前总统特朗普有关的调查。其中,重点工作为从海湖庄园搜出的机密文件和2020年大选事件。

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,司法局就任命特别检察官,拜登反击得很及时

史密斯是有名的调查战争罪的检察官,曾在海牙国际法庭调查科索沃战争等事宜。现在临时抽调来针对特朗普,从侧面也能看得出美国司法部窘迫。

单论这件事,我们还需从两个层面来看此意何为?

第一个层面,来自拜登的反击。

共和党取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后,第一件事便是对拜登家族的丑闻进行调查,其子笔记本透露出的内容成为突破方向。

2020年大选白热化时,共和党将亨特·拜登的笔记本内流露出的证据公之于众,揭露了不少来自东欧、中东等地区的商人捐献出数百万美元,只为求得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副总统拜登的一次会晤。

其中包括泽连斯基政府深陷拜登贪污门的风波内,特朗普曾要求对方公开相关记录和账户,但被一口回绝,因此美乌两国关系还陷入谷底。

共和党旧事重提,明显是彰显拒不与白宫和解的态度。

拜登的反击,自然是刚刚宣布高调参选的特朗普。

其原因也并不复杂,一来是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仍颇具声望,指控成功对共和党和美国极右翼是巨大的打击。二来是特朗普自身的把柄有很多,只要能做实一项,对其竞选计划,就是巨大的打击。

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,司法局就任命特别检察官,拜登反击得很及时

第二个层面,司法部需要在“有限的时间,做出最有力的反击”!

我个人认为,美国司法部是一定会被进行清算的,这不单单是特朗普个人的诉求,也是共和党整体的反击。

别的不谈,单论联邦调查局突袭海湖庄园一事,就严重触犯了共和党的底线。

因为这件事的本质已经上升到美国司法部是否沦为某个人,某个党派的政治工具,以往两党之间的政治互信被严重破坏。

可近些年党争同愈演愈烈的社会问题结合起来,已经明显能注意到这种矛盾扩大至各集团的利益,体现在外交、法律等上层建筑。

所以我们并不排除司法部会被共和党清算,或者通过众议院来削减、控制预算,以达到告诫的效果。

司法部如何能在短时间内,“反击”共和党,起码在现任领导层被清算前,找到尽可能多的证据则迫在眉睫。

这不单单是对拜登的交代,也是自身的一种政治诉求。

现在就看新上任的史密斯,有没有能力找到确凿证据,给特朗普定罪。

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,司法局就任命特别检察官,拜登反击得很及时

其实,全美法律部门一直很关注特朗普事件,“煽动国会暴力”也好,纽约检方调查的税务问题也罢,这些都处于拉扯之中,一言半语地很难说清楚。

史密斯所寻找的突破点在于从海湖庄园中搜查出的机密性文件。

该行为可能触犯美国《反间谍法》,最高面临10年刑期。

同时在“妨害司法公正”罪名中,最高刑期可达20年。

无论是被指控何种罪名,也不管最终会坐几年,其直接影响是特朗普能否如愿参加2024年大选。

共和党和普通民众能否会同意罪犯成为美国总统?

实际上,特朗普宣布参选,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。

一方面共和党内正在发生明显的形势变化,极右翼政客式微,越来越多的人转而支持传统建制派。

另一方面,民主党的司法追责越发紧张,参选也是一种变相的自保方式。

在舆论上,特朗普一直坚称2020总统大选的结果是“作弊”,而民主党一直在对他进行“政治迫害”。

只有不停地炒作阴谋论等话题,特朗普才能维持这些民意基础。

特朗普刚刚宣布参选,司法局就任命特别检察官,拜登反击得很及时

最理性的结果是拜登和特朗普都无缘2024总统的最终宝座,而是一个更年轻、更温和的人继位,才能缓和两党之间、白宫与国会的矛盾。

无论如何,美国政府上演的这出好戏越来越精彩,活生生的现实版《纸牌屋》。

任凭东风吹倒西风,美国这股火肯定是越烧越旺,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,也是资产阶级国家的客观矛盾。

我们且看美国政治乱局要如何发展,从中汲取有益处的经验,摒弃掉有害处的东西,才是属于我们的智慧。

正所谓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在当今世界格局中,恰恰有许多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和学习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