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丨汪万英:集中隔离第一天

2022-11-24 17:39:53

集中隔离第一天

汪万英

11月20日上午,带着对抗疫人员的感动和崇敬,带着新闻人和写作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我来到了石柱西站疫情防控卡点,用镜头记录他们抗击疫情的忙碌瞬间,挖掘他们在战疫过程中的感人故事。

从高速收费站出来的车辆川流不息,来自三星乡、县交委等单位的职工和志愿者,身着防护服,头戴医用防护面罩和防护帽,正各就各位、分工负责又密切配合,有条不紊地忙碌着:两名工作人员负责拦下车辆一边一个查验健康码、行程码,一名警察在前面引导车辆靠边停放,几名工作人员在引导下车人员扫入渝码、社区二维码,指导他们填信息报备,一位工作人员在登记、调控车辆和人员信息,一名医护人员在采集核酸。有人对他们说“辛苦了!”,也有人说“谢谢!”他们欣然一笑,继续忙碌,也有群众不理解大吵大闹,他们耐心细致地解释、劝慰……

不久,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谭新生带队来到卡点,查看工作人员自身防护有没有做好,询问是否全部到岗到位,工作中有什么困难,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,工作人员进行了汇报,谭新生一一作答,并提出了相关建议和要求。我举起相机,不停地咔嚓咔嚓。

忙碌一天采访了几个人,晚上七点多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听说上午的混检中发现了一例阳性。这例阳性和我有过接触吗?如果我和他有接触被感染,会不会传给家人?我今晚要不要回家睡觉?思虑再三,为了安全起见,我来到县人民医院,走进长长的核酸检测队伍中。

回到家,我摘下口罩、洗手消毒后重新戴上一个干净的口罩,有些紧张地跟先生说了发现阳性病例的事,叫他离我远点。他笑着摘下我的口罩安慰我说,别太紧张,你肯定没事。咱们自觉居家隔离三天,每天做一次核酸检测。你也辛苦了一天,早点洗洗睡吧。

凌晨两点多,县疾控中心的来电将我吵醒。对方说,我与那个阳性患者有时空交集,属于密接者,明天上午有工作人员来接我到隔离点集中隔离。虽然先生百般安慰,但莫名的恐惧和不安还是让我辗转反侧、彻夜难眠。

早上九点,接到师傅的电话我来到车前,师傅全副武装示意我坐后面。拉开车门看见里面坐着两个人,其中的女孩就是昨天上午值班的工作人员之一。“我昨晚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,应该可以居家隔离吧。现在去集中隔离,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,我给国家添乱了,感觉惭愧呀。”“你不能这么想,我们也是受害者呀。政府要求我们去集中隔离,也是为了保护我们和家人嘛。”女孩笑着开导情绪低落的我。“我才冤枉,本来是先到西站然后到别的卡点送东西,却阴差阳错先去了其他地方再到的西站,恰巧就碰上了那个阳性患者。运气真是太背了!”靠里边坐的中年男子嘟囔道。“没事没事,你就当趁机给自己放个假嘛。”女孩嫣然一笑温柔地安慰道。我也随之受到感染,紧绷的神经轻松了许多。

来到隔离点,扫描、登记后,刚进入房间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,我赶紧放下箱子按门把手开门,准备给引导我上来的医护人员道一声辛苦,说一声谢谢,不料门却从外面反锁了,怎么按都打不开。外面的医护人员以为我有什么急事,为我开了门。我疑惑地问:“门怎么锁死了?”她却平静地对我说门都要锁死,隔离就是这样的。我的心哐当一声跌入谷底,拔凉拔凉的,自己就像坏人一样被关了起来,感觉十分委屈和伤感,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。平时自由自在的生活没觉得,突然间真的失去了自由才发觉自由的可贵,才真正理解了匈牙利诗人裴多菲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”的真正含义。

平静片刻后,我打量了一下房间,里外两小间加一个卫生间。灰绿的磨石地板,白色的墙。进门的一间约5个平米,门背后贴着消防疏散平面图,靠门的墙上有空开,对门靠墙放着一张米灰色办公桌和黑色椅子,桌上放着一个烟灰缸、一盒抽纸、一把烧水壶和几个一次性塑料杯,靠墙摆着“损坏物品 照价赔偿”的字牌;墙上挂着一个小电视,贴着集中隔离人员注意事项的宣传画;房间左边是两扇锁死的滑动落地玻璃门,右边是两扇蔚蓝的格子门,一扇门是锁死的,另一扇是卫生间的门,卫生间里有桶装电热水器,蹲便器和小洗脸盆。地上放着一个塑料水桶,冲水的红色开关一挨就掉落地上,墙上温馨提示“水压较低,接水冲厕”,旁边挂着一块玻璃镜子。除了一支一次性牙膏牙刷,没有沐浴露和洗发水。里面的屋子摆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,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枕头被褥,床对面的墙上钉了一块栗色木板,一排挂衣钩上挂着两个衣架;外边的窗子也是钉死的,左右各留了两指宽的缝,透过缝隙,可以看到对面一栋空空的楼房,我莫名地心生恐惧。下面平层上站着年轻的一男一女,手里拿着对讲机说着什么。我透过缝隙大声打招呼,他们抬头看了我一眼,没有反应,我又大声招呼了一下,他们还是没理我。

房间很静,空气很冷。大家在新建的隔离群里说着各自房间的欠缺和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管理人员歉意地表示有的问题可以立即找人解决,有些问题却解决不了,希望大家多理解。

中午一点半左右,工作人员上门采集完核酸,接着又有工作人员敲门后将饭菜放到到门口的凳子上,我领了盒饭,说了声谢谢,在工作人员提醒下顺手推门,门迅速从外面被锁死。

打开盒子,白白的米饭尚存一丝温热,番茄鸡蛋汤,木耳炒肉、黄豆炖肉,炒土豆丝、炒胡萝卜,汤和菜颜色看起来不错,只可惜都冷冰冰的。草草吃了几口上床,发现床垫上没有铺棉絮,被子也比较薄。我体质弱生怕感冒,便穿了厚厚的棉衣棉裤和衣而睡,冷得瑟瑟发抖,捂了几个小时才勉强睡着几分钟。

不久,先生打电话说给我送来了早上出门忘带走的保暖拖鞋,脊背矫正器,洗漱毛巾和水杯,矿泉水,新鲜水果,还有炒蚕豆、巧克力等零食。他为什么总是这么周到,贴心暖心!我的眼眶湿润了。

晚餐前,一个女工作人员送来体温计,嘱咐每天下午四点和早上八点自己测体温,然后发到群里。接着一个男工作人员送来先生带来的东西和热络的饭菜,还有一个吹热风的取暖器。我把它放到卧室插上电源,一股热风就呼呼在卧室盘旋。

大家纷纷在群里欢呼:有这个暖风机,我们今晚可以有美梦了。

编辑:罗雨欣

责编:陈泰湧

审核:王  成